烨焉焉焉焉焉_今天的我也依旧是如此帅气呢

喻,我所欲也,杰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乃吃王喻者也

髭膝其实还是有填坑的小日常(二)

*依旧小白的我ヾ(o・ω・)ノ

*依旧小学生文风的我ヾ(o・ω・)ノ

*OOC到起飞ヾ(o・ω・)ノ

*放飞自我之作ヾ(o・ω・)ノ

*微量大莺注意ヾ(o・ω・)ノ

*请不要介意在下的短小ヾ(o・ω・)ノ

---------------------(帅气的分割线)---------------

“这一带的土质很好呢!”今日的田当番已经结束,膝丸扛着农具慢吞吞的往仓库的方向晃悠着走过去,一边听着一旁抱着几乎快将自己淹没的蔬菜的萤丸唠叨着。

“是啊,谁能想到源氏的重宝居然在干农活。。。兄者来到这里的话也会来干这些粗活吗?”膝丸默默地念叨着,“不知道兄者什么时候才能来呢。。。”

“小膝丸真的很喜欢兄者呢!诶,哪像我们家的那个所谓的看护人,一天到晚就只会睡觉,这还不如说是我和爱染去照顾他呢!”来到了仓库门前,萤丸努力地垫高脚,才勉强地将手里的蔬菜放到了架子上。长舒一口气后,便扭头向膝丸抱怨道,“能看出他是一个好哥哥啊!”

“嗯嗯,兄者可是源氏的重宝啊!兄者可是将茨木童子的手臂给看下来的宝刀啊,作战时的英勇身姿是多么地令人敬佩。。。”膝丸的脸上因兴奋染上一抹淡粉色,连声音都带上了一丝颤抖,完全就是一副要滔滔不绝的一直讲下去的架势。

此时的萤丸除了感慨兄控是多么可怕之外是在想不到可以说些什么了。正在萤丸绞尽脑汁思索如何让膝丸闭嘴时,只见膝丸在空气中仔细嗅闻了一阵,眯起了双眼,神情严肃地说道:“我闻到了兄者的气味!”说罢便向着田埂处跑去,还差点滚到了菜地里。

这小子是属狗的吗?萤丸只能这么想了。

“这儿的茶真是不错呢。”某位大包平痴汉协会会长先生正在走廊上悠闲地喝着茶,“要是大包平在也会喜欢的吧。”

“嗯嗯,可惜我那个可爱的弟弟并不喜欢茶的味道呢。”奶油发色的青年微微笑着,低头喝了口茶。“就像一个小孩子那样喜欢吃甜食。”

“兄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大喊让髭切的手不由得一抖,大半杯茶水就这么滋润了本丸的草地。还没回过神来,髭切的怀里就冒出来了一个绿油油的脑袋。

“啊呀啊呀,我可爱的弟弟丸还是这么一惊一乍的啊。”髭切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温柔地将膝丸梳理地整整齐齐的头发揉乱,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弟弟一脸委屈地整理头发。而某莺早已端着自己的茶杯默默地钻回自己房间,不去看这简直可以把人腻死的狗粮。

“才不是一惊一乍呢!还不是因为兄者一直都不来本丸!”膝丸认真的反驳了起来,可他并不知道自己委屈的样子在自家哥哥的眼里简直就是个长着翅膀的小天使,“还有,我的名字是膝丸!”

髭切望着那双和自己有着几分相像,却因为委屈和愤怒而饱含着水汽的金色双眼,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难道是弟弟丸想我了吗?”对着这么可爱的弟弟,髭切情不自禁地想要调戏一下,于是选择性地忽略了自家弟弟的最后一句话。“弟弟丸就这么喜欢我吗?”

果然,在髭切说完后,膝丸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呃。。。我,那个,我。。。”膝丸的脑子瞬间短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脸越来越烫,“。。。嗯。”

髭切伸出手将弟弟捞进怀里,轻轻地拍打着膝丸的后背。“弟弟丸乖,我在这呢。”髭切知道弟弟已经害羞到极限了,便不再逗他了。

膝丸害羞地将脑袋埋得更深了,髭切轻轻地搂着他。渐渐地,膝丸就没了动静,就这么在自家哥哥的怀里沉沉睡去了。果然干农活也是很累的呢。

微风拂过本丸那棵高大的万叶樱,悄悄撩起膝丸的几缕发丝,髭切悠闲地眯起了眼睛,怀里抱着迷迷糊糊的膝丸,轻轻地拍着弟弟的后背,就这么静静地坐在走廊里,仿佛时间都凝固了一般。

风轻抚过树梢,带着几瓣粉嫩的樱花,就这么落到了同样粉嫩的膝丸的唇上。髭切用手轻轻地掠过,将那花瓣拂下,也顺便用指肚悄悄地摸了摸膝丸的嘴唇。看着弟弟平静的睡颜,髭切眼里的笑意更是浓烈了,悄悄把一只手搭在膝丸的腰上,吃起了豆腐。真是没有防备呢。髭切如是想道。

想着想着,髭切便俯下了身子,双唇轻轻扫过膝丸的嘴唇,微微含住后又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用舌尖舔了舔膝丸的下唇。髭切恋恋不舍地坐直了身子,带着危险的笑环顾四周,冷冷得瞟了一眼不远处还没来得及将脑袋收回去的审神者。

弟控真是可怕啊。审神者干笑了两声之后就默默地脑袋收了回去。

我可爱的弟弟要是知道了这件事的话肯定会害羞得不肯见人吧。髭切温柔地笑着,仿佛刚刚那个要把审神者就地解决的不是他一样。所以啊,就不要让他知道了吧。髭切又再次将膝丸那头柔软的薄绿色头发揉乱。

 

 

 

 

本丸某角落的长谷部:今天担任马当番的髭切去哪里了?

髭膝可能不填坑小日常(一)

*新人小白注意ヽ(・ω・´メ)

*大量OOC注意ヽ(・ω・´メ)

*小学生文风注意ヽ(・ω・´メ)

*少量烛俱利出没注意ヽ(・ω・´メ)

*其实这一章并没有髭切出现o(* ̄3 ̄)o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ヾ(o・ω・)ノ

——————————分割线————————————

这是一个普通的本丸,有着一个不非不欧的婶婶,过着一天天被非洲六天王各种轮番轰炸的日子。本丸里的刀男们表示对自家主人每日锻刀时发出的杀猪般的哀嚎已经习惯了。

又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三支队伍平常地从合战场回到本丸。

“主人,我们从战场上带回了新的伙伴。”本丸近侍烛台切低声说道,金色的双眸即使在背光处也依旧隐隐发着摇曳着的烛火一般的光芒。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力力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婶婶跑远后,一个薄绿色的发顶就从人堆里挤了出来,淡淡地打量着这陌生的一切。

正说着,一个雪球就向着新人君飞了过去,不偏不倚地砸到了脸上,溅了无辜的新人君一脸雪沫。“哦?是新人呢。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还以为是熟人呢!哈哈哈!”

新人君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沫,一双微微含着愤怒的金瞳瞪了一下远处因恶作剧得逞而不断坏笑的鹤丸国永,又瞬间恢复了平静,转而对着来人开口道:“源氏的重宝,膝丸。请问兄者来这里了吗?”

“新人君来了呢。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一位身着黑衣,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刀男走了过来,同样是金色的眼睛在背光的阴影里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嘛,无论怎么说,我现在是这个本丸的近侍。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哦!”

“嗯。。。那个。。。”烛台切竟然从膝丸眼中看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羞涩,“兄者在这么?”一双充满希冀的眼眸正紧紧地盯着他。

“兄者?”指的是髭切吗?“嘛,还不在呢。”真是个爱哥哥的好孩子呢,烛台切想。

膝丸脸上的欣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默默地转身走进了院子里,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身后烛台切的关心。

嘛,果然还是个孩子呢。就像小俱利一样。想到这里,烛台切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膝丸沉默地向前走着,脑子里全部都是自己和兄者的曾经的生活。就在他即将撞到柱子的那一刻,膝丸感到自己的衣服被什么人拉了一下,于是回头。

“能和我切磋一下嘛?”一个有着银白色头发的孩子,正用他那双像深夜里闪闪发光的萤火虫一般的眼睛望着膝丸,脸颊因激动变得略带粉红,“我还是想快点成长起来呢!”那孩子如此说道。

这孩子是短刀吗?自己刚来到这里,也不好拒绝别人的请求,毕竟自己和这些人还是不熟。膝丸回想着烛台切和自己说过的话,心想,如果是兄者肯定是会答应下来的吧。如此想着,便答应了下来。本丸里的刀男们都不约而同的扭过头去,对这一场结果早已注定的“切磋”倒是没有什么新奇,反而对这个新人有着同情之心,想起了各自初见这孩子时的悲惨情景。

待双方站定,膝丸在刚刚站好,那孩子便立刻从身后摸出了一把近两米的大太刀,二话不说地就向膝丸招呼了过去。什么玩意?!膝丸还没有时间反应,连刀都还未出鞘,那把巨大的刀便已经逼近到了眼前。膝丸忙倒退一步,想要拔刀格挡,却因为重心不稳,仰面摔倒在地。刀刃几乎是擦着膝丸的鼻子挥了过去。

“萤丸!主公说了不能为难刚来的新人!”一位褐发的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烛台切满脸无奈的笑容。

“我没有为难他!”萤丸的小脸又一次变得粉红,只不过这一次是因为委屈和意犹未尽,“我只是和他切磋一下嘛,主人又不在。。。”这后面的一句话倒是越来越小声了。

“这可是主命!”长谷部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几个声调,“烛台切,你身为近侍,也不管管他们!”

烛台切望了望愤怒的长谷部,又望了望嘟着嘴的萤丸和还在震惊里没有缓过来的膝丸,只能回以一个苦笑:“长谷部君,不要总是这么严厉嘛。”

长谷部愤怒地跺了一下脚,但又碍于这是主人家的地板,生怕弄坏了,便也说不了什么,只能忿忿地走开了。烛台切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扶起呆愣的膝丸:“我就说还是先了解一下这个本丸再说吧。。。”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膝丸的内心此时不断地起伏,整个人几乎是由着烛台切拖出去的。被拖了一段之后,烛台切的步伐突然停下了。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烛台切仿佛卸下来重负,长舒一口气,“接下来你自己慢慢熟悉一下这里吧!”

“嗯,谢谢。”

在烛台切走后,膝丸环顾起了这间空荡荡的房间,很明显,这是一件双人间,设备也非常齐全。果然,主人是有预留兄者的位置的吗。膝丸内心不禁泛起了一丝喜悦,忍不住想象起了自己和兄者的生活,和那个永远也记不住他的名字的兄者,那个永远都会保护他的兄者。想到这里,膝丸的脸上罕见的在兄者不在的情况下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是不久后,膝丸的美好回想就被院子里的喧闹声打断了。膝丸不耐烦地推开了们,走出了房间。

刚刚迈出去一步,就看见几个小孩子扑了过来。“有新人么,我要看我要看!”转眼间,几个身着出阵服的孩子就挤在了膝丸面前,互相推来推去地,仿佛是在参观稀有的动物一般。他们中间有个长相精致,留着一头金黄色长发的孩子,引起了膝丸的注意。这可以算是膝丸看到的最可爱的女孩子了。虽然没有兄者好看,膝丸再次想到了自家兄者,便不由得耳尖一红。但是在之前的心理阴影下,膝丸对小孩子便多了几分防备,僵在了一群小孩子里,不敢有什么动作。

好像是看穿了膝丸的心思一般,这几个孩子里面较为年长的一个开口说道:“没事的,我的弟弟们是不会像小萤丸那样随便看到人就冲上去切磋的。”说完便笑了起来。“药研哥哥不要这么说啦~萤丸酱可是会伤心的哦!”那个金发的孩子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群小孩子们也一起笑了起来。

要是换作别的时候看到这幅景象,膝丸肯定会感慨到:多么美好的场面啊!可是膝丸现在却笑不出来:“什么?这是。。。”“哦!忘了介绍了。我是药研藤四郎,这是我的弟弟乱藤四郎,那个是秋田藤四郎,这是。。。”

“什么!他是你弟弟?!”膝丸已经不管什么礼貌了,开口打断了药研的介绍。

“是啊,虽然小乱是很可爱啦,但是总是被人认成女孩子什么的还是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很为难啊!诶你怎么晕倒了。。。”